亚洲第一狼人伊人Av

叶梓对安然简单说了家里的事情,母女俩哪里会有隔夜的仇,虽说心里还有些不快隔阂,也各自退了一步算是和好了。母亲答应她,待父亲出了‘七七’再谈论改嫁的事,而叶梓也承诺,到时便不再干涉。

“嗯。那就好。”安然看了看窗外,轻描淡写地开口,“过几天可能我就要搬出去了。”

“搬出去?”叶梓瞥一眼正躺在床上塞着耳机听歌的王兰,压低了些声音问道,“什么时候?怎么突然想到搬出去啊?是不是因为王兰?”

“不是。”安然摇摇头,“我还不至于为了躲开她搬走。我打算把我妈接回来照顾,医院住不起了,也不放心送她去县里。”

“那倒是。”叶梓表示赞同,“不管怎么说还是自己照顾放心一些。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跟我开口,我家里的事也多亏了你们。这几天心情不太好,可能对你们态度有些差……”

“哪的话……”安然握了握叶梓的手,“如果是我早就崩溃了,难过的话不要憋在心里,不要逞强,说出来会好受一些,还有我们呢。”

“嗯,我懂。”叶梓微微点点头,“说不难过那肯定是假的,不过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等到那个时候,再好好哭一场吧。你不用担心我,熬不过的时候肯定会抓住你不放的。”

“嗯!”安然心里满是心疼,却又说不出更多安慰的话来。

吃过晚饭就到了晚自习的时间,安然装好了钱打算将班主任垫付的班费还给他,毕竟不论是什么人,也不能把别人对自己的好意当作理所当然,安然更不会如此。

来到教室,夏小小早早趴在桌上睡着,姚望的位置却换了一副新面孔,安然心想,这样也好,至少不用每天对着他尴尬。她刚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,顾铖笑意盈盈地走过来,将手里的笔记递过来,趴在桌上对她说:“下了晚自习等等我,有事跟你说。”

“有事你现在说呗,干嘛要等下晚自习。”安然拿过笔记,推了推顾铖的脑袋示意他让开,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课本,“难不成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。”

“秘密你猜对了,倒不是见不得人。”顾铖有意卖了个关子,冲安然眨了眨眼,“只不过,我只想让你一个人知道而已。”

镜头中的红裙少女气质飘然

“切……”安然翻了翻白眼不再搭理他,这时班主任抱着一沓资料走进了教室。

“来来来!同学们都回到自己座位上。”班主任拍了拍讲桌,“照例每个礼拜的这节自习课都是班会,今天我主要有这么几件事要说一下。”

顿了顿,“先第一件事呢,就是这个礼拜四礼拜五进行第一次月考。当然了,这次月考内容比较简单,同学们不用紧张,就当是入学测验,不要给我考得太难看就行,拿出自己真实的水平。”

“老师!”有同学举手提问,“这才半个月,课上的也不多,考试范围怎么划?”

“对对付!”紧接着有不少同学附和着,“还以为月考要到国庆以后呢。”

“咳咳!”班主任清了清嗓子,接着开口,“嗯好,这个呢跟我接下来要说的第二件事有关。为什么定在现在考试呢?因为国庆放假来了以后学校要举行运动会,所以说呢,是希望你们考完了,下个礼拜轻轻松松给我训练。至于考试范围,据我所知啊,有一部分是初中的内容,这个你们就不要担心了。”

“啊??”话音刚落,教室里一片唉声叹气,“初中的内容啊?一个暑假过了已经全忘光了!还不如考才学的内容呢。”

“就是就是!初中学的都差不多还给老师了……”

班主任看着同学们的样子,不禁笑出了声:“好了好了,反正你们尽力而为就好了。现在我把这个报名表下去,每个人选择自己的强项,至少给我报三个项目。”说着将报名表分成四分,每组挨个往后传着到每个人手里。

“那个谁?颜寒!”班主任招了招手示意他走上前,“待会报名表收上来,你给我统计一下,至少保证每个项目都有人参加,实在哪个项目没有报名的,你看看安排下。”

颜寒点点头,回到座位上认真填了起来,同学们也一个个交头接耳地讨论着。

安然拿着报名表左看看右看看,虽说初中时候也举行过运动会,但是大部分时间,她都是作为广播员坐在主席台上念着通讯稿,这突然让她报三个项目,可真是为难死她了。依稀记得中考体育加试的时候,自己扔的铅球差点砸中站在一边的监考老师。或许可以考虑跳远或者长跑,毕竟自己腿长,或许能占一点优势,自认为耐力还算可以。

安然考虑了一会,随便写了三个项目报上去,“跳远,女子八百米,四百米接力”。想着也许初赛的时候就会淘汰,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。扭头看一眼迷迷糊糊刚刚醒来的夏小小,差点没喷出来,只见报名表上面写着,“铅球,跳高,1oo米”。后两个项目倒也罢了,铅球?安然扫一眼瘦弱的夏小小,很是怀疑。

“你开玩笑的吧?随便填的?”安然指了指夏小小的报名表,问她道。

“不是啊。”夏小小揉揉眼睛,看着安然认真回答说,“我铅球考试满分的。”

“欸?”安然吃了一惊,果然是人不可貌相,真是没有料到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夏小小,实际上却是个“大力水手”?

后排66续续将报名表传过来,安然瞥了几眼,果然是各式各样的都有,她莫名有些兴奋,从前当广播员的时候,很想亲眼看一看同学们挥汗如雨的样子,现在自己也能参与其中,更是对接下来的运动会充满了期待。

班主任将收上去的报名表一股脑抱过去塞给颜寒,嘱咐着月考前将项目名单整理好。他也好安排同学们接下来的训练,用他的话说,学习重要,学校的活动同样也要重视,万不可成为只会考试的书呆子。

班会结束,安然急忙跟出去,想要将班费还给班主任。

“李老师!”安然叫住了他,“班费的钱,还给您。”说着伸出手去。

“什么钱?”班主任起先有些疑惑,随后明白过来,将安然的手推回去,“你只要以后少给我惹点麻烦,我就烧高香了!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,你用在该用的地方。”

“这就是该用的地方啊。”安然小声嘟囔着,执意将钱塞给了他,“如果我有困难,我一定会跟您开这个口,不过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,我不能拿您这个钱。如果我拿了,那是对别人不公平。”

“你这个丫头!”班主任摇了摇头,看着安然心意已决的样子,还是收下了钱,“看样子这钱我要不收下,倒是对不住你了。”

安然笑了笑:“没有,我还是要谢谢您!”

班主任看着眼前的这个女生,脸色变了变,只觉得她变了许多,跟前几天那个说话犀利浑身带刺的女生大不相同,让他着实有些意外。

“对了李老师!”安然突然抬起头看着他又开了口,“我租了房子过几天要搬出去住,您能批准吗?我决定把我妈妈接回来照顾。”

“哦,行,这事我帮你跟校长说声,你弟弟也搬出去吧?”班主任拿出备课笔记,在上面记下,“好了我记下了,应该问题不大。你回去上自习吧!”

安然点点头,看着班主任远去的背影,第一次觉得他变得高大无比,从前对他的偏见,都在这一刻消失不见,她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走进教室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