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在线观看视频第一页

三瓶酒的工夫里,酒馆老板不停抱怨帝国,说当初与先祖神州打仗的时候其他行省要么叛乱要么自保,就天际支援了帝都赛罗迪尔,结果帝国在诺德战士的帮助下,打赢了还被迫签下丧权辱国的《白金协定》,内容包括取缔塔洛斯信仰,割让南落锤土地,并且正式解散了刀锋卫士(皇帝近卫,屠龙组织)。

别的不说,单是一个取缔塔洛斯信仰就大大地惹毛了诺德蛮子。这相当于你的主君单方面宣布你的祖宗不是你祖宗,你问我的祖宗到底是哪个?人家一句你没有祖宗——那不得造反了?战神塔洛斯可是诺德人的精神支柱耶!

如今明智之人都能清楚看到一股怒火在天际的上空燃烧,帝国方面对此视而不见,放任火势蔓延,梭默方面出于恶意更是火上浇油,用不了二十年,必将有战争爆发,而战争的核心人物已经在去年入主了风盔城,正在大肆扩张势力。

诺德英雄,乌弗瑞克?风暴斗篷。

老板提了一句,风盔城正在招收军队,要组建风暴斗篷军,口号是复兴天际。他觉得巨魔人这样的好汉一定得去看看。鹿正康问那你呢?老板耸耸肩说自己得看店。

话聊到此处,鹿正康便已经颇感无趣,于是从袍子下取出一袋子麦饼干递给老板。

“这是什么?”袋子打开后散发出一股香甜的黄油味,鹿正康用的是羊奶黄油,加了一点点盐以提升味道的层次感,最终成品是非常适合当零食或早餐的麦圆形金黄色饼干。制作时鹿正康还特意打了模子,饼干的一面印有漂亮的花纹,有梅兰竹菊,有山川花鸟,虽然挺抽象的,不过格外有趣。

“饼干,你就当是甜甜圈好了。”

“饼——干?”这是鹿正康用英语曲奇饼干音译成诺德语的新造词,假如要严格根据诺德语造词法来翻译的话,得将其解释成烤了两次的面包,还不如简简单单一句曲奇,以后传播出去了,大家就都会叫它曲奇。

老板吃了一口,大为赞叹,并且很有眼光地问道“是不是新收的麦子?”

“你吃出来了?”

“是啊,还带着新鲜的风与麦浪,放久了就没有这个香味了。”

秋色下的秀丽少女

“好吃你就多吃点。我去休息了,晚安。”

“晚安,愿九圣灵祝福你,我的朋友。”

净土正式进入农忙时期,不但麦子熟了,那些马铃薯也可以收获了,到时候吃不完的麦子和土豆就拿去酿造伏特加——这个并不难,说到底就是蒸馏出来的酒精兑水再过滤而已。

鹿正康打算有机会多酿造一些酒品,作为生活的调剂。

活着是活着,活成什么样子还得看行动力,鹿正康或许算宅男,不过绝不是懒汉。

相对而言,如今的约纳斯有越来越懒散的趋势。

往常到了净土还会吹吹笛子,到处玩耍一番,现在也不知是倦了还是颓了,每次通过鹿正康的考较后就马上放松下来,随即去房子里搬出一把躺椅晒太阳打盹。

好在这么多次检查都没有问题,他的学业和武功都没落下,鹿正康就当孩子在学院太辛苦,也不去打搅他休息。

为了约纳斯的武功锻炼,鹿正康打算在冬堡外找一处安的地方,建立桩林,嘱咐以后他每天早起就跑到桩林去修习身法。

得知这个消息以后,男孩一愣,然后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天际野外有很多流窜的猛兽,其实没有哪里是真正安的,不过遇事不决就用魔法。

曾经魔法中有一个神秘系,后来遗失了一部分,剩下的被拆解到其余派系里,这种魔法里影响最深远的就是关于仪式和咒语的研究,其中就包括魔法阵。

魔法阵这东西,有点复杂,鹿正康暂时还没研究好,不过根据书里记载的步骤一点点完成不成问题。

唯一的问题就是,冬堡周围的山地实在没有适合建立桩林的,鹿正康最后还是在海滩找了一个平整的地方建立魔法阵。

整个过程需要耗时耗工相当一段时间,所以新的一周,鹿正康在海岸逗留了三天。

先采石,需要白色石质,好在冬堡这边的石灰岩挺丰富,切割打磨石料,拼合成大圆环,圆环上雕刻符文,站在圆环内,点亮八处炬火,连接成八边形,站在圆心处,虔心念咒,赞颂八圣灵伟力,从白天到夜晚,其间炬火不能熄灭。

这样,一个可以维持许多年的保护阵就完成了。

遮风挡雨,防护外敌,不论是刀剑还是潮汐都无法越过圆环。

进出法阵需要凭证,鹿正康设计成小戒指,给约纳斯用绳子穿好挂在脖子上。

当初冬堡的大坍塌事件,学院安然无恙就是因为有保护阵法,这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当年的大海啸,不然冬堡是不会剩下任何建筑的。

把桩林造好后,鹿正康也就回了苔原。

死灵机车用过几次后,鹿正康对它的意见越来越大,起步慢就不说了,这刹车可太难了,而且速度不好掌控,不论加速还是减速都需要间隔许久。

得到锻莫科技后,鹿正康便打算升级一下死灵机车。

可惜如今农忙,实在难抽出空,等收获小麦后,紧接着就是收获土豆,中途亚麻又熟成了,于是又开始收获亚麻,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都是收获的时节,什么韭菜、卷心菜、油菜、大豆、甜菜等等,都在高速生长。

鹿正康的磨坊每天都是机械轰鸣声,死灵们将麦子碾碎过筛,再精磨储存,没有一刻闲工夫。

等油菜籽收获了就能榨油,等甜菜收获了就能制糖,大豆可以做豆腐,卷心菜和韭菜也是餐桌常客。

偌大净土,偌大的田地,美好的时节总是来得那么命中注定,这是自然与人的约定,如期而至。

鹿正康坐在田埂上,感受到一种深沉的链接,智慧与文明仿佛种籽,终有一天会在岁月的土壤内萌芽生长,耳边有风声和枝叶摩擦的嗦嗦声,鼻尖有泥土与果实的混合味,太阳很温暖,一瞬间也仿佛无限。

在此刻,生命魔能不断从巨魔人头顶涌出,金色的光点飞上半空,汇聚起来,生长出一个人形的轮廓,背后有层层叠叠的羽翼,仿佛一件太阳的披风。

当它出现,万物都发出轻轻的赞叹。

生命元素,创生!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