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蜜app视频

() 玄云宗在林小哥儿他们的正东方,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算近,反正凌云子又没说时限,干脆一路上继续吃吃喝喝晃悠过去,直到大半个月后,才看到巍峨的城墙。

寻常仙家门派,多半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踪,例如神符门,大家都知道在通州神符山上,可凡人若是想去找,那就只能在山下牌坊等着,根本上不去山。

但也有一些不走寻常路的仙家门派,头铁……我是说净悟和尚的宝光寺就是其中的典型,门墙对香客开放,只要不是特别核心的地方,凡人可以进去随便走。

玄云宗处于这两者之间,说隐蔽却能找得到,说好找,想得见真仙一面又比较难。

只因玄云宗不仅在一座大城内,并且特别好找,就在人家的皇宫边上……

据说玄云宗的开山祖师是皇族中人,一开始其门下弟子也多半都是血缘亲戚,不过修士不得干涉凡间帝王,不然天上的紫微星光可不饶你,所以玄云宗属于在皇宫边上,却又不在边上。

这话听着别扭吧,别急,稍后见分晓。

林天赐和冉青莲进了城,城中车水马龙好不热闹。

毕竟是国都,比起白山镇那边走半天都看不到个活物的情况当然不一样。

这次倒也没墨迹的跑去客栈先大快朵颐,而是闻名方向直奔玄云宗而去。

理由很简单,玄云宗的饭菜可是国宴标准,哪用得着去吃客栈的?

这多少让林小哥儿有了些动力,不过一想到十大的试炼,他就老阔疼。

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

希望别太狠啊……

之前说过,玄云宗很好找。

国都中最大的建筑是皇宫,皇宫边上几乎跟皇亲国戚的府邸差不多的建筑群,便是玄云宗。

站在大门口,看宫殿飞檐斗拱红砖绿瓦确实气派,人家光大门都比一般老百姓的家还大了。

但此时大门前不少工匠打扮的人进进出出,还有很多赶着牛车运送木料石料的车队,简直就跟建筑现场一样。

以现场这个乱劲儿,林天赐和冉青莲就算是悄悄混进去都没问题,再说玄云宗也允许进出。

不过这样做多少有些不礼貌,林天赐站在大门前高声喊了两嗓子,不多时,一明显是修士的弟子赶忙迎了出来。

“我宗最近甚忙,有失远迎,还请道友赎罪。”

“岂敢。”

林天赐行了一礼又道:

“敢问道友这是为何?”

那弟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这寒冬腊月的,居然能满头大汗确实累的不轻:

“又该到飞剑竞速大会的时候了,我宗正忙着筹备,这些工匠材料都是帮忙修葺场地的。”

既然是大会,就不可能只是随便找个地方,观众席、赛道、场地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都需要修缮整理,这段时间有得玄云宗忙活了。

仅仅是说句话的功夫,就有两三次工匠找上来询问具体事宜,林天赐和冉青莲见他们那么忙,也不好多寒暄,出示弟子令牌和手册确认身份无误后,那弟子便带着他们进了大门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气势雄伟的大殿,不管是形制还是规模,都是照着皇帝的标准来的。

这里虽然属于玄云宗,但一般情况下玄云宗的弟子也不会用到大殿,它的主要用户依旧皇帝。

每年大年初一,皇帝都会带文武百官来此祭祀,一拜天,二祭祖,三祈求风调雨顺。

而皇帝的‘祖宗们’还要去到更深的地方寻。

从左侧绕过大殿,顺着一路往前排列的牛马车前进,大约五分多钟后,看到一座偏殿。

此时偏殿大门敞开,门槛都被拆掉方便车辆和行人进入,那弟子领着林小哥儿他们就进了偏殿。

殿内空间不小,除了装饰确实豪华外,最显眼的莫过于在中央的一块长方形,足有五米高三米多宽的大门洞。

它看上去就是个石头堆砌出来的‘门框’两侧透亮,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门板,所谓门板的部分被一道时不时变成红色的湛蓝光膜所取代。

这玩意儿看起来跟洞天福地中的三界门如出一辙,就是个头儿小了很多。

经玄云宗弟子介绍,它的功能与魔法师们用的传送门非常接近,但要高端不少,正式名称就叫‘界门’。

玄云宗这个门派特殊就特殊在它的建筑是散落的,寻常我们说门派,都是一整块地皮,玄云宗则不然。

它的大门在凡间,弟子修行的宿舍在另一个半位面,藏经阁大殿之类的又在其他的半位面。

整个门派的所有建筑都是七零八落,每个都在不同的位面,靠界门连接到一起。

这就是为什么说玄云宗在皇宫边上,又不在皇宫边上的由来。

跟很多不允许凡人走动的门派不同,很多凡人都可以通过界门体验一把什么叫穿越的感觉,除了少数核心区域外,很多地方都是直接对外开放的。

虽然也极少有凡人敢来就是了。

而玄云宗所处位面的具体位置,那绝对是机密中的机密,传说只有历代掌门才能得知准确位置。

同时玄云宗也是最擅长位面移动的门派,尽管因为劫仙结界的关系,不可能直接跑到类似林小哥儿靠三界图的那种真正位面去,但却可以探索大量无人的半位面,从中谋得东神州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。

等变成红色的界门重新归为蓝色,这就表示界门正常通道畅通可以过去了。

林天赐和冉青莲跨过界门,一阵轻微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眩晕感之后,出现在眼前的是在东神州绝对看不到的景色。

淡紫色的天空中,巨大,犹如木星的星体印在上面,几乎夺走所有的注意力。两枚湛蓝色光辉的,分不清是月亮还是太阳的东西照耀着天空。

苍穹之下,那是蔚为壮观的喀斯特地貌,无数利剑般从地上拔起的细长山峰密密麻麻的出现在眼前,泉水叮咚,瀑布遍地都是。

更奇特的是,那些从瀑布中流出的水并没有径直落向地面,而是在半空中突入的转了个圈,犹如在空中形成一条溪流流淌,好似群山峻岭的长丝带。

绿山水雾之中,偶尔得见仙鹤轻鸣扶摇而上,惊起雁群寥寥。

再往远看,山峰之下不是清幽古林,也有青青草地甚至还能看到遍地黄沙和冰封的雪原,种种不同的环境好像棋盘一样分布出去,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……

这个画风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仙侠了,根本就是童话!

好不容易从瑰丽的景色中拔出视线,往右手边看去,那里工匠正忙着修葺一座高台。

高台甚大,足以容纳好几十人散开站立,在高台两侧,还能看到大量成阶梯状布置的座位,有点像观众席。

这就是飞剑竞速大会的会场,准确的说是会场之一。

修士们闲暇之余比试飞剑看谁飞得快,确实是少有的消遣娱乐。但仙剑飞快远超常人所能想象,在高空比试还好,云层会遮蔽修士的身影,若是离地面近些,那地上的凡人几乎天天都会看到剑光满天飞。

何况修士们还喜欢玩个障碍赛道具赛什么的,即使是玩,对于地上的凡人来说也等于神仙打架,万一误伤那可就大大的不好了。

一方面是针对修士乱飚飞剑的乱象,一方面是加强娱乐性,玄云宗开始组织飞剑竞速大赛。

赛道就是这种半位面,这里地形复杂且不管怎么飚飞剑都不会影响到凡人。

因为当地就没人!

飞剑竞速大赛每五十年一届,名气也越来越响亮,现在几乎只要是能御剑飞行的修士,都对此十分感兴趣。

毕竟是真闲的蛋疼。

只需要花三个下品灵石的门票钱,你可以选择观赛,也可以亲自下场参与。

奖品方面就只有第一名会获得一份不错的遁法,对于小修士还行,几乎就是个名头上的奖励。

不过因为过程十分有趣,大家也都不怎么在乎奖品,更多的就是为了玩。

赛事分成好几组,最长的时候会持续数月。

具体的以后再说,别看经常有人说近期要举办飞剑竞速大赛,实际上真正开幕还需要几年才到日子。不过修士们都很着急,早早就开始匆忙准备了,也是这段时间仙剑价格飙升的主要原因。

“两位道友请先去那边稍等片刻,师傅长老很快就来,在下还有要事,先告辞了。”

“多谢道友引路。”

抱一抱拳与玄云宗的弟子告别,林天赐和冉青莲来到他所指的地方。

那就是一片不大的空地,边上摆着个方桌,桌上摆满了茶碗茶壶,林天赐自己倒了杯一看,这哪是什么茶,根本就是北地特产的杂粮烈酒……

真不愧是北地的糙汉子门派,招待客人直接上酒。

冉青莲不喜欢喝酒,所以就只有林小哥儿自己端着酒碗,她看着空地前方那好似童话一般的景色说:

“林师兄,玄云宗的试炼怎么给我感觉有点像栖霞谷?”

“巧了,我也有这种预感。”

栖霞谷那次是去找雷击玉,再回来用雷击玉去砸灵宝葫芦,玄云宗的试炼到底是啥还不清楚,但就预感来说,好像真差不多。

毕竟凌云子说过,玄云宗最近没空搞游历盛会,正忙着修缮飞剑竞速大赛的场地,为了方便省事,这试炼八成就是眼前这片场地了。

话说林天赐还要去找什么三眼珍珠鸡,想想都让人头大。

正跟冉青莲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包含怒意的声音:

“林天赐!”

Back to Top